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周末 > 城市 > 夏日山居

夏日山居

評論
摘要: 雖說今年的酷熱比往常晚了些,但煩躁、黏膩……夏天的附屬品,一個都沒有少。不由得開始向往去山上過夏天,被蓊郁蔥茂、靜謐沁涼,溫柔地擁在懷里。自古以來,依山而居就是文人墨客心心念念的一個夢。陶淵明享受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的樸素日常,王維渴望 “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的詩意生活,就連詩仙李白也曾一度隱居廬山,過上了“明朝拂衣去,永與海鷗群”的日子。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雖說今年的酷熱比往常晚了些,但煩躁、黏膩……夏天的附屬品,一個都沒有少。不由得開始向往去山上過夏天,被蓊郁蔥茂、靜謐沁涼,溫柔地擁在懷里。自古以來,依山而居就是文人墨客心心念念的一個夢。陶淵明享受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的樸素日常,王維渴望 “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的詩意生活,就連詩仙李白也曾一度隱居廬山,過上了“明朝拂衣去,永與海鷗群”的日子。


夏日山居


回歸山林返璞歸真、不問紛擾世事,是千年來無數人的心之所向。每個時代都有依山而居的人,滄海桑田、四季更迭,唯有那顆與自然、與萬物、與生活相印的心從未改變。作家二冬搬去終南山一住就是七年,真正過上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日本攝影師羽栗田從東京移居至富士山下,用鏡頭記錄著這座神山的風云變幻;喜歡戶外生活的張大鵬每隔一段時間就會離開城市奔向山里,呼吸最新鮮的空氣,擁抱最干凈的夜空。當鋼筋水泥構筑的冰冷高樓遮住了遠方,深處繁華里的步履匆匆喧囂了日常,山居便成為一種獨特的生活方式,折射出超然物外的生命追求與精神世界。


草木私語,夏日山居,如詩般美好。


遍地懸鈴木

樹葉雜花橫生

紫檀,木蘭,石榴

扇形的棕櫚

潤潤的烏柏

朝暾初升

小丘上陽光已很強烈

芬芳的霧閃著蘭暈

終年積雪的巍巍高峰

歸來時不免要經過集市

暑氣蒸騰,買賣興旺

干糞塊作燃料的煙味中

擁擠著各族山民

昂藏的馬,謙卑的驢

切爾克斯人從容不迫

曳地的黑袍

赫紅平底靴

玄色纏頭下

不時射出鷙鳥般的目光

早餐天天是煎魚

白葡萄酒,核桃仁和水果

餐后,開始悶熱起來

關上百葉窗,昏沉

窗隙射進一束束金輝

隔著懸崖上的刺山柑

眺望紫羅蘭色的海水

每當夕陽西下

海上堆起豪華的云彩

一幕無聲的壯麗歌劇

夜是燠熱黑暗的

火螢飄著橙黃的光

樹蛙發出玉磬般的鳴聲

待到眼睛熱習于黑暗

隱約望見空中的山脊和星斗

— 木心


文—Carrie Cao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时时彩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