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商業 > 財富 > “話術”與“人設”

“話術”與“人設”

摘要: 演,算不得活;技,遠不如心。

楊斌

楊斌

職稱: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清華經管領導力研究中心主任

課程:《領導與團隊》等精品課程

著作:《企業猝死》《戰略節奏》(合著)《在明明德》(合著),譯有《要領》《教導》等


在學校教書的好處之一,就是不斷地接收到新一代的新思維、新生活以及新語言。當然,接收后是否接受,得有個判斷和選擇。大學里變幻著流行,卻以經久為使命。典禮上或是課堂上的哄笑喝彩,如果只是因為師長們刻意批發了某些網絡流行語的緣故,就不該有繞梁或者余香的奢望吧。


倒并不是一概而論地“衣不如新,‘詞’不如故”,人心在變,時代疾行,反映著這些變化的詞語相應涌現,老話兒的含義也會與時俱進,這都正常。雖然也因為家里的小學生放學回家后“喜悅地”報告說,我所較真的以“呆板”“說服”和“葉公好龍”為代表的那些容易讀錯的語詞,已經都有了順應民心、合乎時代的新讀音,而一時有些不知所措;但遵循荀子“名無固宜,約之以命。約定俗成謂之宜,異于約則謂之不宜”的大義,應該入“新”隨俗了,團結一致向前看。


就眼看著這許多年輕朋友們相互交流,用到文字時毫無掛礙地敲這么多的別字,是特別有意的,真不是趕時間或疏忽,說是一種新范兒,說是讓交流更生動親密,說是不會影響這之外的正常書寫與表達,如此坦蕩蕩,讓我常戚戚——鋪天蓋地的別字讓我特別擔心,可別把深度學習的那些輸入法和人工智能機器人給帶溝里去,找不回來嘍。有研究者正經地研究指出,包括別字在內(還有很多生造、縮略、惡搞)的網絡用語是網民多元精神世界的一種表達,這種創造體現的是網民的娛樂和解構精神,是年輕人宣示主張和個性的一種武器。更有一種自信的看法是要類比100年前的“崇白話而廢文言”的運動,舉旗說“是什么時代的人,說什么時代話” —網絡時代啦,就得說“網話”。


且讓子彈飛多一會兒,再說。很多事兒,是左一腳右一腳、進三步退兩步地走著?!皠偲痤^兒,有的是工夫,有的是希望?!?/p>


也有一些詞,似乎不只是登堂入室,而且相當強勢地進行著價值觀的植入和方法論的灌溉。更有,不只聽到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心里想著嘴上說著,還行動了起來。


比如“話術”。十多年前大概有零星的幾本以此為名的書,漸漸地多了不少以此為主題的培訓,在影視劇和綜藝節目中密集地出現是最近三五年。如今已不再只是“說話的藝術”或者“推銷的技術”的簡化說法了,已經變異為“如何通過一套虛虛實實的話語組合,達到控制對方的行為和選擇”的套路、招數、秘籍。許多話術指南,攤開來讀過去,跡近騙術教唆,存心著實險惡。頂著個“指導你如何屢試不爽地收獲情感”的名目,像是入門技巧,但不放一絲真心意進去,從頭到尾不把對方當平等人對待,真就不是人,而是獵物,或一茬茬的韭菜。


與此同時,媒體輿論中頭面人物們像是要親近新一代的生活似的,也“話術”長“話術”短地說熱起來;推波助瀾地還有領導者的話術分析,企業家的話術管理,像是要常駐下來。大伙都在,笑話精彩,像是平白無故的,讓我難過起來。


“人設”也是現如今一個熱鬧的概念,從動漫、游戲到娛樂、明星,便順利地深入到大眾生活中。從打造受大眾或粉絲熱愛的品格形象,到人與人互動中個體印象以簡化、強化而刻化;不只是外形樣貌,角色外顯特征,更是價值觀、風格樣式、行為習慣。如果說有一個真實的身份認同存在的話,行走于世的,卻是那個虛擬出來的身份。所謂的自我的社會性合法形式,被期待著能持續地再現重演的公共形象。


公司里、組織中也都興起了對于人設的探討,商學院的教師還要附帶上回答身為高管的學生們關于人設的詢問——跟我的出身和個性的關系,與公司主營業務和所處行業的投射,以及是否要迎合目標受眾乃至主流價值的取向?在深入到這些專業分析之前,其實也還有幾個問題可以想一想:所謂的人設,究竟屬于誰?人設是否是一種消費品,如果是,被消費的過程是否會對人和組織產生什么長遠影響?對人設的這種扮演、這種沉浸,對人的選擇和決策的這種可預期性,是否會有什么隱蔽卻注定的風險?


不同的課程中都有復盤過“豬灣慘敗”的決策,集體盲思之外,還有人設惹的禍,讓上任不久的肯尼迪總統和內閣、軍方諸位“扮演著”人設所界定的冒險、勇敢、強硬。把萬湖會議搬上銀幕的《陰謀》一片,用力的鼓掌與敲桌子喝彩,在猶太人大屠殺的決策中不斷出現,強有力的控制與操縱來自于“話術”高超的海德里希和艾希曼,少數派重重的疑團與顧慮最終消弭在忠誠、專業、可靠的人設中了?!靶g”套路人,“設”套住人,如果探究話術與人設的基調的話,充滿著對人的物化、消費化,扭曲著施予者與接受者雙方都走向非人,阻隔著人們以真實與本來的樣子行動??档聲f,理性存在在哪里?看見的只是手段。


記得教《文化、倫理與領導》的課程時,會跟同學們一起討論阿瑟·米勒的《推銷員之死》,透過被“話術”套在“人設”中無法自拔而走向幻滅垮塌的威利·洛曼一家,大家反思的不只是“美國夢”的幻滅。那是二戰后美國發展進入黃金時期的1949年,但也是當下、各處。


口水話有一句說:人生如戲,全靠演技。習慣了“呵呵”以答的我們,需要捫心自問:是嗎?想象一下“話術”與“話術”的對話,“人設”與“人設”的相處,是怎樣的一種荒謬?如果非要類比說“人生如戲”,我想那該是強調她的難以捉摸,起伏跌宕,而絕非予虛而委蛇、虛情假意以正當理由。演,算不得活;技,遠不如心。


20多年前就想要奔騰電腦和Windows 98來“代替我來思考”的我們,一陣兒一陣兒地被“新的游戲、新的面具、新的規矩”誘惑著的我們,還是“就讓該簡單的簡單”吧。警惕,可別中了以“話術”作為能事的蠱,也要跳脫開有意無意塑造或罩上的“人設”的束縛?!癆uthentic Leadership”常被譯作“正直領導”或是“真誠領導”,其實,真正“Authentic”說的是領導者要找到并堅持你的本色。本色可能是復雜的,并不總能讓眾人滿意,但也因此具有更加持久的力量。


真實的人,實在的話,才最美好,并有力量。


撰文—楊斌 編輯—CHIHO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时时彩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