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商業 > 財富 > 對宏觀經濟的另類解讀

對宏觀經濟的另類解讀

摘要: 解決資產負債表衰退問題的妙丹良方在哪里?

復盤

《復盤》

從資產負債表衰退到擺脫量化寬松陷阱,本書詳細說明了全球經濟從2008年資產負債表衰退到緩慢復蘇的過程中仍有許多危險。作者解釋了阻礙經濟復蘇的獨特政治和經濟陷阱,預見了西方會出現的困境并曾發出警告。他將凱恩斯開啟的宏觀經濟學革命推向了一個新的高度,為全球解決資產負債表衰退問題提供了良方。


辜朝明

辜朝明

野村綜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被日本資本和金融市場人士選為最受信賴的經濟學家之一。1998年至2010年擔任東京早稻田大學客座教授。曾獲美國聯邦儲備委員理事會博士會員的榮譽。著有《大衰退》《大衰退年代》等書。


本書取名《復盤》,復盤的原義是股市收盤后再靜態地看一遍市場全貌。作者辜朝明在2015年撰寫這本書時,冷靜地對宏觀經濟作了一番另類解讀,全面分析了擺脫經濟危機需要做什么及需要花多長時間。其提出的資產負債表衰退理論和擺脫量化寬松陷阱措施,有效解釋日本和美國經歷的經濟衰退,并成功地預測了后來的歐債危機。


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后,全球陷入長期性經濟停滯,不少國家的金融機構在風險管理、市場組織及財政政策等領域進行變革,卻因認識不統一而爭論不休。正統的經濟學沒有給那些因為私營部門選擇減少債務而引發的這種經濟衰退命名,辜朝明將它稱為“資產負債表衰退”(以下簡稱“衰退”)。就是說,當一個國家的資產價格如股市、樓市發生暴跌,使得企業負債超過其資產,在技術意義上而言,該企業已經破產,而企業為了維持生存,由高管負責隱瞞資產負債表,并從銀行提取存款修復資產負債表,企業把目標從陽態世界的利潤最大化轉變為陰態世界的負債最小化。此時的企業恐懼資產負債,忙于還債而停止貸款,不論利率何其低。當大多企業都如此之時,便形成“衰退”。這時不管央行怎樣降低利率,注入流動性,都無法解決。


以日本為例,日本的投資在1990年出現泡沫,泡沫破裂后,資產價格暴跌,為此日本實施財政刺激計劃挽救經濟。自民黨建議政府通過修建道路、橋梁等基礎設施來刺激經濟。財政刺激從本質上來說,是一種政府舉債的消費行為。當時政府將財政支出提高到它能做到的程度才使經濟安全前進。日本用460萬億日元財政刺激來購買2250萬億日元的GDP,這是“一筆劃算的交易”。


又如中國在2008年11月面臨國內資產價格和出口大幅下降時,果斷實施4萬億人民幣財政刺激,使GDP在2010年第一季度增長達12%。2009年二十國集團也實施財政刺激,全球經濟呈V型復蘇。辜朝明認為:日本經驗為全球作出了貢獻。


過去20多年以來,日本在財政政策上犯過的最大錯誤是前首相橋本龍太郎在1997年推行緊縮政策,隨后幾屆政府也大多沒有采取積極的財政刺激政策,導致經濟衰退期延長。2012年安倍晉三上臺后,實施“三支箭”組成的安倍經濟學:一是日本中央銀行的積極貨幣政策,二是靈活的財政政策,三是結構改革。日本經濟的瓶頸是私營企業貸款需求不足,所以2014年實施的投資稅收抵免和加速折舊津貼起了作用。日本最重要的經濟刺激措施是說服家庭消費1500萬億日元的個人金融資產。安倍經濟學對日本經濟起到了較大推力,但日本仍存在高稅率等難題,還要激勵人民工作和投資所需的供給側改革,制定大膽的增長戰略,才能挽回失去的時間。沉重的是:今年疫情使日本第二季度GDP創下自1955年以來的最低水平,這也就意味著,安倍經濟學取得的成果灰飛煙滅了。


面對衰退,政府能夠結合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來管理經濟。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時,寬松貨幣政策被寄予很高的期望,也成了安倍經濟學的第一支箭。所謂量化寬松是指中央銀行在實行原利率或近似零利率后,通過購買國債等增加基礎貨幣供給,向市場注入大量流動資金干預的方式,鼓勵開支借貸。形象地說,就是“間接增印鈔票”。美聯儲主席因提到2013年中期結束量化寬松政策的可能性,引發了“不必要”的長期利率激增,反過來削弱了美國住房市場和新興市場,這對于支持擴大這些項目的中央銀行來說是個沖擊。利率長期飆升表明,實施貨幣寬松政策收效甚微。削弱量化寬松政策的過程不僅為國家帶來影響,還為全球經濟帶來嚴重風險,包括新興市場。所以辜朝明稱這一風險為“量化寬松陷阱”。


一場全球金融性危機最終演變為一場全球性經濟危機,雖然美國經濟增長相對強勁,但在2008年也處于“衰退”中,800多萬人失業,政策上也有不少失誤之處。但美聯儲和白宮使用“財政懸崖”來警告過早的財政整頓,有的官員讀過辜朝明的著作,所以有的決策不同于1997年的日本和2010年的歐洲。2013年1月,奧巴馬總統說服國會通過提高美國債務上限法案,通過發行國債為財政支出籌資,保證了經濟增長。


面對美國不良資產規模走高和全國范圍的信貸危機,必須采用注入資本的方式解決信貸危機,因為缺乏信貸將快速摧毀整個經濟,只有系統性風險得到釋放,才能把精力放在銀行問題上。2008年,奧巴馬手下的經濟官員勞倫斯·薩默斯提出刺激計劃,提出要及時(timely)、定向(targeted)、暫時性(temporary),簡稱3T。但盡管銀行實行零利率,人們仍選擇存錢還債,因此3T不足以應對美國面臨各種問題。薩默斯在2009年7月馬上將方向調整為快速的(speedy)、大范圍的(substaintial)、可持續的(sustained)刺激政策。從3T到3S的轉變說明他已了解“衰退”是什么了??傊?,美國應對經濟危機的管理方法,從快速處理不良資產轉向了更為務實的“假裝與延期”的資本注入方式,所以經濟比英國、歐洲要好。


辜朝明自2003年以來一直警告:如果日本、美國和歐洲陷入衰退,那受損最嚴重的將是受有缺陷的《歐洲聯盟條約》約束的歐元區,后來不幸言中。他強調歐元區需要財政刺激,歐洲有的決策者錯將資產負債表問題當作結構性問題,重復日本近二十年前的錯誤。歐元本是人類取得的最偉大成就之一,但歐元的引入也帶來兩個缺點:一是《歐洲聯盟條約》不曾考慮“衰退”,二是在同一貨幣區內建立多個政府債務市場會帶來極度順周期和不穩定的資本流動。所以要鼓勵他們實施財政刺激措施,幫助他們從結構問題的謬誤中走出來。


本書最后一章以“中國的經濟挑戰”為題,分析了中國經濟強勁的原因,也指出中國是第一個了解日本“衰退”的重要教訓,即財政刺激重要性的國家。但中國仍存在產能過剩和收入不平等、消費不足、投資過剩等問題。中國雖然通過了劉易斯拐點,但如果忽視提升工業基礎,中國就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中國如果將經濟和社會建設放在建設受世界尊重的一流國家的愿景基礎上,未來將發展更快。


撰文— 洪安?!【庉嫛?CHIHO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时时彩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