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新聞 > 熱點 > 周軼君:高加索的袖珍戰爭

周軼君:高加索的袖珍戰爭

摘要: 隨著后疫情曙光乍現,重啟的序幕并非一派安詳。高加索地區突如其來的戰爭,雖然受影響范圍有限,但在不同地區神經緊繃的人看來,絕不是什么好兆頭。

高加索的袖珍戰爭


隨著后疫情曙光乍現,重啟的序幕并非一派安詳。高加索地區突如其來的戰爭,雖然受影響范圍有限,但在不同地區神經緊繃的人看來,絕不是什么好兆頭。這次局部戰爭的誘因、經過都相當常規,常規得令人憂慮,病毒都不能奈人類互相殘殺的頑疾如何。


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為了納卡地區主權長期交惡。納卡現在阿塞拜疆境內,實際不受阿塞拜疆行政權控制,人口大部分是亞美尼亞人。歷史上多次鬧獨立,引發沖突或戰爭,但始終沒有得到解決。亞美尼亞信奉獨特的基督教亞美尼亞教會,跟俄羅斯的東正教還算同宗同源,阿塞拜疆則信仰伊斯蘭教。俄羅斯對亞美尼亞的影響很大,在亞美尼亞與阿塞拜疆的爭端中,天平傾向亞美尼亞,更何況俄羅斯自己2008年還因南奧塞梯問題出兵阿塞拜疆。


但是歷史上,蘇聯擔心亞美尼亞坐大,才把納卡劃歸阿塞拜疆,避免一個“大亞美尼亞”。后來想平衡阿塞拜疆,向納卡大量遷移亞美尼亞人。這些人在阿塞拜疆過得不好,一直想并入母國亞美尼亞,這才種下禍根。俄羅斯在納卡所為,跟大英帝國撤退前在許多地方留下的邊界隱患如出一轍。為了保持控制能力,必須在當地國家間制造難以調和的矛盾。


高加索歷來戰事不斷,諸國割據,邊界紛爭隱患成行。雖然發生在那里的戰爭,除非俄羅斯大舉介入,多半不會向外擴散太多,也被稱為“袖珍戰爭”;但是2008年北京奧運會開幕第一天俄羅斯陳兵阿塞拜疆,到如今新冠疫情未退炮火震驚世人,都在警醒世人:邊界領土戰爭從來沒有什么大局觀,不會挑日子。


撰文— 周軼君(資深國際記者)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时时彩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