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生活 > 文化 > 字里行間的音律

字里行間的音律

摘要: 一橫一豎一撇一捺,便能構建一個完整的世界。在唐映楓的歌詞世界里,每一句都像是一張不能一眼望穿的風景畫,吸引我們沉迷于現實與想象世界之間。隨著他的歌詞,我們能看到生活的斑駁,能聞到煙火氣在文字間跳躍,穿越桎梏,戳中每個人心里最柔軟的角落。

四年前一首《理想三旬》橫空出世,引起了很多人的情感共鳴,這首歌也成為了當年網易云音樂分享量最高的單曲。唐映楓也以這張專輯唯一的作詞人的身份為人所知?!独硐肴烦闪怂臉撕?,直到今天,依然有很多人被這首歌所治愈。


唐映楓


有人曾問《理想三旬》的歌詞究竟是什么意思?唐映楓回答:“如果你有被其中某一句歌詞打動到,謝謝,它屬于你。如果你覺得通篇意象堆砌,韻腳生硬,你說得對,是這樣的。我寫那首詞的時候,其實是抱著一種調侃的心態寫的。當時大主題泛濫,故鄉啊,遠方啊,理想啊,我干脆就一首歌,全都給你們懟夠好了。這就是我當時的心態?!睆淖掷镄虚g就可以感受到這位年輕作詞人的那種自信和游刃有余。他不喜歡寫那些刻骨銘心的故事,生離死別或愛恨情仇,他用現代詩一樣洗練的文字準確地描繪場景,又隨著旋律蒙太奇一般切換流動,構建出自己的迷宮,他希望這背后的故事,是靠聽者、讀者一起完成的。


唐映楓從初一開始做填詞,如今二字開頭的年齡,他已經能夠對文字的表達有精確的把握,不僅歸功于他年少寫詞的積累,也在于他比平常人更多一份的對生活的感知力。他說自己并不算是一個好運氣的人,只是他一直在堅持做的事情,忽然就被人看到了。


他曾寫過一篇《關于填詞的二三事》,談到詞作者如何修煉內功,他說:“盡可能多地接觸不同的音樂風格,從而提高對音樂的理解能力;盡可能多地閱讀不同的書籍,包括但不限于新詩散文,地攤八卦,從而提高對生活的感知力。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點—衷于表達”,回顧自己“在歌詞創作上走過不少彎路。創作有趣在于,你永遠不知道在磨合一首作品的過程中,無論編曲中某個不經意的小音色,抑或歌手在詮釋一首作品時細枝末節的氣息變化,這些美妙的未知與不可控會給到你什么,這種不確定也是創作中最吸引人的一部分?!?/p>


帶著這樣的想法,唐映楓接觸了很多不同風格的音樂,品位獨特刁鉆,各類風格的音樂都有所涉獵。也正因如此,他有“唐魔”這一稱號。他給易烊千璽寫過一首《你說》,也給鳳凰傳奇寫過《鄉關何處是》,甚至給劉昊霖和陳鴻宇兩人寫詞的風格也大相徑庭。寫給陳鴻宇的詞多呈現出一種詩意的表達,而與劉昊霖的合作,則樸實地講著故事。在《兒時》里,唐映楓寫的就是自己的童年:“鐵道旁赤腳追晚霞,玻璃珠鐵盒英雄卡,玩皮筋迷藏石橋下,姥姥又納鞋坐院壩?!睂τ谒麃碚f,兒時的許多細節,是存儲于記憶森林里一場幻境,咫尺卻難以靠近,但它會在日常的某一個時間節點忽而闖入,喚醒感官,然后杳無蹤影。他的很多作品都跟經歷有關,有些是回憶,有些是對當下處境的感悟思考。他會經常分享一些關于生活場景的動態,某一本書一段話,某一次旅行或某張老照片,以及一些關于舊事回憶和人生思考的文章??梢哉f,他是一個很會寫感情的詞人?!拔矣肋h不會把一個東西往一個很實的角度去寫,不會把那個感情逼到一個角落里頭,永遠會留很大一塊兒?!?/p>


如今,唐映楓已經成為了發表過上百首詞作,身兼作者、歌手、制作人、廠牌主理人等多重身份的職業音樂人。他的創作也不局限于童年和故鄉,還有多元的亞文化和絢麗的想象。今年他出版的雜文集《六日改》,收錄了他這幾年創作的歌詞、詩、短句和雜文,那些文字脫離了旋律與人聲,如一磚一瓦般在書里搭建起一個文字世界,這些零星的創作碎片組合也給我們展現了一個更加多面的唐映楓。


字里行間的音律


字里行間的音律


可以和我們分享一些創作靈感的來源嗎?比如某首歌是怎么誕生的?
唐映楓:有時我會提前想好一些主題,等待適配的旋律出現,比如《兒時》、《早春的樹》、《短篇與玫瑰的八毫米》;更多時候是得到Demo,音符是有畫面的,你要做的只是陳述你在旋律中的所見?!对绱旱臉洹肪秃艿湫?,它只是我老家門前的一棵樹,后來房子改建,它被砍掉了,整首詞只是寫我想象中它有可能的去向,把樹的每一部分做了拆解,無用的部分只能生火,最后看上去像一首情詩。


在你看來,什么樣的音樂具備“治愈性”?
唐映楓:個體的語言和思想本身就有它的局限,任何藝術創作,只要能夠替人表達出心中模糊的所想,本身就是一種治愈。這種特性,我相信所有的藝術創作都具有,不只是音樂。具體到音樂當中,不同的人,各取所需吧。


創作是孤獨且漫長的一個過程。如果要給所有還在堅持著的創作者們一個建議,你最想說的是什么?
唐映楓:單指創作經驗,不能享受,就不要堅持。如果創作是一個說服自己的過程,那就離創作本身已經很遠了。


可以和我們分享下你的閱讀書單嗎?
唐映楓:最近在讀阿巴斯的詩集《一只狼在放哨》和田中真澄的《小津安二郎周游》;小說有《萊伯維茨的贊歌》和《星辰時刻》。


樂觀主義與悲觀主義,你認為自己屬于哪種?
唐映楓:樂觀吧,談不上主義;主義的話,悲觀。



編輯—Giselle 撰文—Ginger 圖片—唐魔 設計—木谷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时时彩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