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生活 > 文化 > 不期而遇的悠長假期

不期而遇的悠長假期

評論
摘要: 一場全球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讓生活改變了原有的固定軌跡,也讓“假期”這個曾經為人艷羨的所在變得漫長而被動。而藝術家這個自由而活躍的群體,在這一場猝不及防的悠長假期中,也各自有了不同的思考。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一場全球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讓生活改變了原有的固定軌跡,也讓“假期”這個曾經為人艷羨的所在變得漫長而被動。而藝術家這個自由而活躍的群體,在這一場猝不及防的悠長假期中,也各自有了不同的思考。


不期而遇的悠長假期

丁乙 ,《十示 2020-11》,椴木板上綜合材料,120 × 240 cm,2020

? Ding Yi Art Studio, 攝影:王聞龍


2000年,一場全球性突發的公共衛生事件讓生活改變了原有的固定軌跡,一時間幾乎所有人忽然陷入了“休假中(on sabbatical)”的狀態,展覽概念借此油然而生。面對全球范圍的停滯、空無人煙的街道、暫停的社交活動以及被推遲的各種計劃,藝術家這個感知最為敏銳的群體,也用各自的表達,來記錄和展現對這一全人類特殊時刻的思考—西岸美術館獨立呈現的特別展覽 “靜默長假”,收錄了九位中國當代藝術家于“休假中”所創作的十余件作品,陳飛、陳維、程然、丁乙、郝量、黃宇興、賈藹力、施勇、張洹—九位藝術家從各自的視角出發,用個人獨特的藝術語言記錄和表達了在這個毫無前兆的“靜默長假”中的所見及所感。展覽邀請藝術家以每人一件或一組作品的形式,通過繪畫、裝置及影像等不同藝術媒介,并結合藝術家采訪視頻與文獻,試圖在公眾面前呈現藝術家對于“靜默長假”的思索與態度—藝術不僅是一件作品,更是一種語言,一種共同的身體和精神交流方式。


丁乙每天都會去位于上海西岸一帶的工作室獨自工作。因此,整個疫情期間,他也親眼目睹了這里的變化:從最開始園區半封閉、完全沒有人員進出的狀態;到后來美術館和畫廊慢慢重新開門;直到現在,游客重回西岸,有的看展,有的在黃浦江沿岸休閑?!坝绕涫亲罱?,到了周末,西岸一帶就有好多人野餐和運動。這個場景讓我想起了喬治·修拉的《大丸島的星期天》?!彼囆g家丁乙這樣表示。


《十示2020-11》便是丁乙在這段時間里所創作的,作品以青色以及檸檬黃為主要色調,灰色、白色為點綴,形成豐富的細節、層次感以及律動。在疫情趨于平穩的這個夏天,大片的新綠與嫩黃呈現出一種生機盎然,柔和而美好。


不期而遇的悠長假期

賈藹力,《山與曲線》,繪畫裝置,87 × 70 cm,2020 ? Jia Aili Studio. 攝影:楊超,圖片致謝高古軒畫廊


而陳飛在本次展覽中呈現的,則是近兩年的一個主要系列《靜物》。作為西方古典繪畫的一個傳統經典題材,靜物畫是最冷靜客觀的一種繪畫表達方式,但其中也有更深層的隱喻和藝術家對周圍事物和生存狀態的捕捉。展覽中展出的這幅《靜物》,畫面上堆滿了蔬菜瓜果,黑色背景前的青綠黃三色讓人感受到夏日的清爽和生機盎然。在這些果蔬中,有西方靜物畫中的常見主題葡萄、西瓜、菠蘿、蘋果,而更多的,則是我們平時最日常、最具煙火氣的那些莧菜、苦瓜、冬瓜、大白菜,地域不同且產自不同民族,這也對應了不同的文化習俗傳統和生活狀態,畫面邊緣則散落著檸檬、青木瓜、獼猴桃等外來之物,牛油果甚至還貼著進口標簽,這些更像是襯托了某種社會階層的生活方式和中西文化的融合。這些處理顯出一種幽默和調侃。


陳維的作品經常會被置于“攝影還是裝置”的討論,本次展品《碎裂球場》攝制于陳維位于北京的工作室,他曾稱,“光像一種語氣”,而在《碎裂球場》中,溫暖而柔軟的光速自畫面左上方緩緩灑在破碎的籃球架上,其對光的運用如同古典繪畫板極具戲劇效果,仿佛一張威廉-透納的油畫。破碎的籃球架,無人使用的籃球,當它們失去了本身的功能,安靜地在城市一隅中蹲守,以另一種姿態,展現了片刻的停滯。


程然的作品《惑》,是自2014年與劉嘉玲合作多屏影像裝置《信》之后的又一次合作。2020年,是全球動蕩的一年,個體情感經驗也在這一年的開端就經歷了以往難以想象的復雜回環中,這種經驗突破了地域、階層、職業,覆蓋了所有人類,讓我們始終必須處于面向未知、保持自省的“惑”的狀態中,城市與人的關系也像一場進化,處于一個全新視界的十字路口。


不期而遇的悠長假期

陳飛,《靜物》,布面丙烯,155 × 230 cm,2020?陳飛工作室


前幾年,賈靄力的作品多為巨幅、灰色,題材也主要圍繞家鄉景色,此次作品是其在旅行時在山上拍攝的風景,主題與色彩都有著些微的變化,紅色與黃色的線條和玻璃,也使得整個作品更為透氣。去年六月,藝術家賈靄力前往滇藏線拍攝一些關于雪山的照片,隨后動筆創作了一系列與山峰有關的作品,賈靄力將之稱作為《山谷與唯心主義》。本次展出的作品《山與曲線》便是來自于這個線索,以“山”來指代客觀物質世界與起初的見山是山,以“唯心主義”來表述“理念主義”或“理型論”,從概念上看的確是矛盾的,但從個人的創作體驗上來看,這種方式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我們對思維與精神超驗性的理解。


“當我們不斷探索藝術的當代性及精神性,展覽中藝術家們的作品或許只是其思想中隱匿的感知,與此同時,又像是一種安撫,給予世人短暫卻直擊心靈的慰藉?!辈哒谷祟櫽朴七@樣總結。


編輯—楊楊 撰文—SZ 設計—木谷 供圖—上海西岸美術館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时时彩最快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