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周末畫報 > 生活 > 文化 >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評論
摘要: 被稱為“浮世繪之王”的《凱風快晴》描繪了太陽升起時“赤富士”的模樣,而為了認真拍攝真實的“赤富士”影像,日本攝影師羽栗田從東京移居至富士山下,用鏡頭記錄著這座神山的風云變幻,而他的生活也為之發生改變。
發表評論
文章評論
目前尚無評論,歡迎發表

被稱為“浮世繪之王”的《凱風快晴》描繪了太陽升起時“赤富士”的模樣,而為了認真拍攝真實的“赤富士”影像,日本攝影師羽栗田從東京移居至富士山下,用鏡頭記錄著這座神山的風云變幻,而他的生活也為之發生改變。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天氣好的時候,飛往東京的航線上能看到被白雪覆蓋的富士山頭,以上帝視角看向這座代表了東瀛文化的神山,依然覺得觸不可及而心生敬畏,它早已超脫了一座山脈物理存在的價值,文化沉淀帶給它的生命力,才是人們不斷追逐、靠近以至于信仰它的理由。日本作家吉本芭娜娜在出版物《蜜月旅行》中用這樣的文字記錄了她眼中的富士山—“富士山聳立在黑暗中,看上去像一個會呼吸的活物。那美麗的形體勾勒出長長的線條,爽利流暢,直至山麓,在月光的照耀下泛出青白色的光芒,遠較白天所見的優雅,顯得是那樣地光滑,引人伸手觸摸?!碑斘淖掷飼粑母皇可阶兂捎跋?,那種呼之欲出的生命感更能被人感知。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為富士山的生命力所驅動,堅持用鏡頭記錄著它的生命軌跡,這就是日本攝影師羽栗田從2012年開始一直在做的事。當時還住在東京的他,常常會開車去富士山腳下拍攝,有時一拍就是一整天,鏡頭中云朵在山頭的出現、移動、消失,每一幀都代表著富士山獨一無二的模樣。從熱鬧的東京來到清凈的富士山下,繁雜的事情都可以被擱置在城市里,在這里他只需要做好一件事——全神貫注拍攝富士山。喜歡用鏡頭記錄生活的羽栗田,去過很多地方旅行,拍過很多世界級的風景,但富士山仿佛就是他的“初戀”,看過世間萬物后更能明白內心真正熱愛的是什么?!伴L時間呆在國外之后,每當乘坐返回日本的飛機在落地之前從上空能俯瞰到富士山的話會讓我覺得特別開心,那種歸屬感是無可取代的?!本枚弥?,羽栗田意識到自己對富士山的愛變成了習慣,他決定移居至富士山下,在那里開啟全新的生活。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和大多數人想象的山居生活不同,早睡早起、規律作息、修身養性這些詞都用不到羽栗田身上,根據當地氣候和攝影環境的變化,他需要隨時調整生物鐘。想要拍富士山日出時,就必須早起準備;想要拍攝星空下的山影,半夜出行是必不可少的;冬天為了趕早拍攝,就只能在攝影地點附近蹲點,在車上過夜?!白匀皇遣粫鲃觼砼浜先祟惖臅r間的,所以根據富士山的狀況來調整自己的行程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沒法進行拍攝的時候在家完成可以做的工作,保持機會來的時候能夠立刻出發是我的一個拍攝訣竅?!庇鹄跆锞幼〉纳街泻貐^冬天非常冷,氣溫能達到零下度左右,每當春天來臨,櫻花盛開,他都會情不自禁地為自然變幻感動,“嚴冬后的花與山特別漂亮,或許人生也是如此吧,比起一帆風順的人生,跨越挫折與苦難最終品嘗到人生的榮光更能令人感動吧?!?/p>


山居生活給羽栗田帶來的改變多半是向內的,寧靜而遼闊的山野環境、鮮少與人來往的社交圈,讓他的性格變得沒那么急躁,“人總是心浮氣躁且喜歡比較的,以前總會在心里默默較勁,關于收入、學歷、作品受歡迎度、粉絲數等等,都會和別人做比較,現在我對這些已經沒什么興趣了,放下心理的包袱就會知道,原來快樂很純粹、很簡單,最近能不戴口罩在家附近散步、運動,就會讓我覺得非常幸福?!?/p>


Q&A

With 羽栗田


富士山居,影像人生


您最喜歡的富士山季節是?


YLT:我最喜歡的是冬季和春季之交的三月份左右。富士山的積雪還比較多,天氣也還比較冷,空氣非常澄凈。富士山北麓還依舊是冬季的雪景,而從南麓已經可以拍攝到梅花和河津櫻的春天風景了。


現在正值盛夏時節,有什么私藏的富士山景點或是拍攝地可以分享?


YLT:如果是拍攝夏天的富士山的話,我想推薦的就是我自己居住的山中湖村。這里海拔比較高所以還算涼爽,距離富士山比較近所以比起其他地區從這里能夠看到富士山的幾率比較大。因為是在富士山的東北方向,所以早上能夠看到紅富士。如果喜歡登山的話,我也很推薦去登海拔2500米以上的山。即使地平附近在下雨,在高山上看到穿過云海的富士山的幾率還是很大的。我比較推薦的是海拔很高但是相對來說攀登還算容易的國師ヶ岳,但是為了防止發生登山事故,請務必下載好手機專用的登山地圖app。


隨著城市生活壓力的日益增大,很多年輕人也希望能逃離都市,去往山野生活,對此您的看法是?


YLT: 我覺得這挺好的?,F如今這個年代,什么東西都能夠立刻從網上買到,即使從城市移居到鄉下我覺得也沒什么生活不便的地方。日本雖然遠程辦公普及得比較晚,但是現在也在快速增長中。即使在鄉下也能完成相同的工作的話,與其在大城市里浪費錢繳納著高額房租,去忍受人口過密帶來的壓力,我覺得住在鄉下是個更好的選擇。但是,必須能習慣小蟲子才行(笑)。


一直對著一座山進行拍攝難道不會厭倦嗎?


YLT:說實話我對于在典型的絕妙拍攝點去拍攝富士山景色已經完全失去興趣了。能看見富士山的位置其實有很多,去至今從未踏足過的地點拍攝富士山算是我的樂趣之一。而且,即使只是把富士山作為一個(拍攝)主題,去探索迄今為止從未有過的富士山的表現也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最近因為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原本想去富士山旅行的計劃都取消了,大家的生活和情緒都受到疫情影響而變得緊張,對此您有什么話想跟大家說?


YLT:疫情對旅行行業和社會生活的打擊很大,我也希望能盡快恢復到原來的樣子。但是,從人類社會整體去看,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蛟S這會是從迄今為止的大量消費社會向自然親和型社會轉變的一個關鍵點。如今我過著每年駕車繞著富士山跑大概十幾圈的生活,希望以后能夠降低移動的次數。與短途旅行這種在各地往返奔波的方式相比,在一個地方長時間居住,能夠對當地的自然和風俗等等有著更深理解的這種旅行方式或許更符合現在的時代潮流。


編輯—YAO 撰文—瀟月 翻譯、采訪整理—66 攝影—羽栗田 設計—木谷

相關推薦 更多>
請填寫評論內容
確定
时时彩最快开奖